某某共创“操盘方”遭代理商围堵直播讨要“欠款”……

有代理商在某音平台发起直播,并且有不少支付同仁都在线观看。直播内容是6位代理商去江苏某地找某某共创“操盘方”退码的事情,双发还发生了轻微的肢体冲突,目前已经陷入僵持之中。

据相关直播人员透露,他们昨晚就来到该“操盘方”所在地沟通,甚至还闹到了PCS,在沟通调解24小时候依旧未能得到解决。PCS建议代理商走起诉流程,但相关代理商不愿意。而且目前该“操盘方”已被6位代理商于PCS门前堵住车子不让发动,用“操盘方”的话说叫“限制人身自由”。据直播人员描述,该“操盘方”“欠”大家约30万左右,准确说“欠”这6位代理及其他的代理商约30万左右,这6个码比较多。

这里先做个解释,为啥“操盘方”要打双引号,因为准确来说,并不属于操盘,只不过是在某支付公司官品下做了一套2.0系统,名叫某某共创。而“欠”字也只是直播人员单方面宣称,实际上是退码的费用,包含代理商及其他代理的购买码的费用。至于是30万还是更多,据相关“操盘方”透露,与支付公司之间有签保密协议,不愿透露。

某某共创“操盘方”遭代理商围堵直播讨要“欠款”……

事情的起因源于2020年的7月,当时该“操盘方”经朋友介绍与某支付公司合作,代理了该公司的某某付产品。以单价3元的价格,共计付款45万提货15万张。后来经过结算价“被涨”、约定差价“未返”、后台“被关”、重新开发“上线”但数据不对接到位、交易被“限额”、银联监管等问题(其他都是小问题,主要是后面这个)等问题导致产品近乎夭折。最终该“操盘方”出货近10万个,扣除相关分公司人员支出,毛利约60万。然后置换MPOS成本20万,激活返现约34万,开发系统约8万,再加上经营支出,基本没有利润,甚至还有所亏损。由此,该“操盘方”从今年5月份起便走上了慢慢“维权”路(退没激活的5万个码)。

最终经过多次“维权”、拉横幅、代理商集体“维权”等,最终该“操盘方”于昨日获得了一定金额的赔偿(或者说退码)。随后相关下游代理得到消息后,便也找“操盘方”退码。

某某共创“操盘方”遭代理商围堵直播讨要“欠款”……

那么为什么双方又发生了“肢体冲突”,甚至在PCS门口“围堵”并直播?该“操盘方”单方面透露,这6人希望将钱直接退给自己,而“操盘方”因担心钱被这6人私吞,只愿退给终端代理商,不然到时终端代理来找他要钱要不到。小编通过某音尝试去联系相关直播人员,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小编个人猜测,其实双发可能都“留了”一手,“操盘方”想“做好人”把所有代理都联系上,后面重新再搞(当然联系不到的就归自己了);而6大代理想把钱拿到手,发一部分留一部分,趁乱赚一波。

原创文章,作者:银联POS机办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xzhifu.cn/28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