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分红方案: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0元(拉卡拉是一清机吗?)

近日,拉卡拉公布了其2020年度分红实施方案,以本公司总股本7.8亿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0元(含税,税后9元)。在拉卡拉刚刚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中显示,一季度拉卡拉实

近日,拉卡拉公布了其2020年度分红实施方案,以本公司总股本7.8亿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0元(含税,税后9元)。

在拉卡拉刚刚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中显示,一季度拉卡拉实现营收15.84亿元,同比增长49.95%,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31亿元,同比增长37.51%。继2020年实现营收净利双增长之后,拉卡拉继续着保持健康快速的发展势头。

然而,随着年报和一季度报的先后披露,却引发了外界一些对于拉卡拉支付业务收入占比下降,但覆盖商户数和交易金额反而持续上升等数据方面的质疑,仔细分析不难看出,拉卡拉这种看似不成正比的数据表现,实则正是其为了更宏大的战略目标进行战略布局过程中的正常现象。

“拉卡拉眼中从来都不只是支付,而是商户和服务”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在不久前结束的投资者大会中,是这样形容拉卡拉的。基于这样的战略思考,拉卡拉提出要建立支付、科技、新零售等多维度商户服务体系,强调了“支付、科技、新零售”三大业务的连接性和系统性,细化了商户服务体系内涵。

拉卡拉(300773.SZ)发布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2021年一季度,拉卡拉实现营收15.84亿元,同比增长49.95%;归母净利润2.31亿元,同比增长37.51%。自2019年上市后,拉卡拉连续9个季度实现净利润同比增长。

营收和净利润双增长的拉卡拉,为何股价却上不去?

营收口径三连变

作为曾经的收单巨头,拉卡拉近几年的业绩并不稳定。

历年财报显示,2018年实现了56.79亿元营收。2019年、2020年拉卡拉的营收分别为 48.99亿元、55.57亿元。虽然2020年扭转了2019年营收下滑态势,但并未超越2018年的高点。

从营收增速来看,2018年至2020年,拉卡拉的营收增速分别为103.91%、-13.73%和13.43%。与此同时,拉卡拉的毛利率持续下滑,2016年到2020年,公司毛利率分别为72.23%、55.40%、44.85%、44.43%、40.92%。2021年一季度,拉卡拉毛利率降至33.58%,较2020年同期下降9.48个百分点。

不稳定的业绩与拉卡拉近3年连续变更营收渠道不无关系。

2018年拉卡拉的营业收入构成主要包括收单、个人支付和硬件销售及服务三部分;2019年其营业收入变成支付业务、商户经营业务、其他;2020年,其营业收入又变成支付业务、科技服务、其他。

只是无论营业收入如何变化,支付业务仍然是拉卡拉的基本盘。2020年,拉卡拉实现收入55.57亿元,同比增长13.43%。其中支付业务收入46.65亿元,同比增长7.34%,占总营收84%。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到2020年,拉卡拉支付业务收入分别为52.20亿元、43.46亿元、46.65亿元,2019年支付业务收入同比下滑16.74%。

支付业务如同总营收一样,2019年出现下滑, 2020年有所回升,但未超过2018年的高点。

支付业务还有空间么?

从拉卡拉的财报来看,不管收入口径如何变化,其主要营收来源还是支付业务。王蓬博认为,拉卡拉目前的主营业务一直是支付收单、银行卡收单业务,虽然近几年二维码收单业务有所增长,但其主要业务还是支付业务,其次包括POS机的铺设维护。

“包括数字人民币业务、商户的SaaS服务等等,这些都是它基于现在主营业务的一个产业链的延伸。”在王蓬博看来,拉卡拉的主营业务一直是支付业务,从来没有变化过。

但目前的支付环境,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为59.8万亿,目前,第三方移动支付主要由个人应用、移动金融和移动消费三大板块构成,以转账、信用卡还款场景为主的个人应用类支付占比最高,但是个人应用类移动支付规模的同比增速从2018年以来明显放缓,占移动支付整体的比重从2018年第二季度的63.3%已经降到了2020第二季度的55.2%。

在第三方支付市场中,C端支付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规模,而在C端的支付中,微信和支付宝又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艾瑞咨询报告显示,目前C端驱动的线上线下支付流量已经见顶,所以更多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始在B端市场寻找增量。

所以,在C端无法撼动微信和支付宝的绝对地位,只能在商户的收单侧下功夫。但是,在收单侧也并没有多少市场空间。

在收单侧,银联商务一家独大,占据53%的市场份额。但银联商务更多的是对接大型机构,在中小商户收单市场,目前竞争者较多,比如之前已经退市的汇付天下等等。公开数据显示,在中小商户的收单市场,拉卡拉占据8%的市场份额。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我国第三方支付公司数量仍有233家,主要集中于中小微收单市场。这也就意味着,在收单市场的竞争早就白热化了。

支付收单市场空间已经严重拥挤,拉卡拉不得不继续寻找新的增长点。

2021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拉卡拉应收账款激增,变动率为46.45%,财报中给出的原因是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应收增加。

按2020年的收入口径划分,供应链金融业务被归于其他收入一项。2020年,拉卡拉其他业务收入2.54亿,同比大幅增长128%,然而这项业务在收入中占比只有4.56%。

供应链金融,是拉卡拉近几年一直在寻找的新的突破口。2019年8月,拉卡拉宣布进入4.0战略时代,结合成熟的分销云、新零售云SaaS服务,为商户的新零售赋能,深入提供“全支付”服务,帮助线下连锁门店、批发市场、品牌贸易商等行业客户提升服务能力,满足其从商品采购、进销存、物流配送、供应链金融贷款到会员的全供应链管理需求。

但是,供应链金融业务也存在着较大的风险,其中最大的隐患便是应收账款。有经济学家表示,供应链金融虽然能够给中小企业解决一定的资金需求,但是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却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现象,借款企业支付偿还能力存疑,导致坏账、呆账的出现,从而引发金融风险。

支付延伸赛道,数字货币先发优势,跨境+构建生态重点发力

在投资者大会上,孙陶然表示拉卡拉支付业务版块未来三大重点是: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及构建打通各类供应机构、拉卡拉、商户三方的支付生态。

目前,作为首批与央行数研所签署战略协议的2家支付机构之一,拉卡拉已经在全国范围内的数字人民币试点城市开展了快速的商户升级和创新业务拓展工作,涵盖酒店、超市、餐饮等多种生活消费场景。

数字人民币是国家战略,支付方式的迭代本身又将催生新的商业机会,拉卡拉作为首批深度参与方,定会充分发挥自己的先发优势,收获更多发展红利。

另外,在全球传统外贸受到新冠疫情重创的背景下,中国跨境电商的蓬勃发展态势已使得跨境支付走进了“百花齐放”的时代,包括拉卡拉在内的众多国内支付公司积极推进跨境支付业务,并在智能化、高效化方向上不断取得创新和突破。加上涵盖四大国际卡组织的全品牌卡组织收单服务能力,都将进一步拓宽拉卡拉的商户增值服务范围。

除此以外,拉卡拉在大会中还提出对建设支付生态的思考。在拉卡拉看来,支付行业一端是金融机构,一边是商户用户,而拉卡拉可以通过科技链条将行业两端及中间的参与者进行多维度串联,有效聚集多方力量,打通人货场,深度经营支付生态。

原创文章,作者:拉卡拉支付公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xzhifu.cn/25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